在維克多·奧爾班(Viktor Orban)領導下,匈牙利政府通過一項新法律進一步限制了變性者和兩性人的權利。這是Orban對那些不符合他的世界觀的人極度寬容的最新例證。

匈牙利議會擁有三分之二的多數席位,於本週通過了一項法律,該法律禁止跨性別者和變性者改變性別,這已在其出生證中進行了登記。根據該法律,現在可以通過“主要性別特徵和染色體”永遠確定身份。

3月底,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匈牙利的民族主義總理維克多·奧爾本宣布,匈牙利政府將廢除在身份證件上改變性別的可能性。反對派政客的抗議活動指出了對有關人員的嚴重後果,這一抗議被忽略了。4月,來自基督教民主人民黨的議員Imre Vejkey表示,“受影響者的意見不起作用。”

人權組織強烈批評該法律。大赦國際匈牙利分部主任戴維·維格(David Vig)表示,這一決定“將匈牙利推向了黑暗時代。”

極具問題”的法律

來自帽商協會LGBTQ +組織的塔馬斯·鄧博斯(Tamas Dombos)告訴DW,該法律“存在極大問題”。Dombos說,這意味著,除其他外,跨性別者現在每次進行正式業務時都必須透露其跨性別身份。

該法律在國際上也引起了廣泛的批評。歐洲委員會人權事務專員鄧賈·米賈托維奇(Dunja Mijatovic)將其描述為“對跨性別者人類尊嚴的打擊”。她說,這違反了歐洲人權法院的判例法。

全世界的聯合國,歐盟和LGBTQ +組織也譴責該法律。在社交媒體上,該法律的反對者以#drop33標籤發起了一場抗議運動,這是對匈牙利法律第33條修正案的廢品symbol。

嚴厲的法律訴訟

鄧布斯說,由於該法律既不符合匈牙利憲法,也不符合歐洲人權標準,因此將“千方百計地打擊”這一法律。帽商協會呼籲匈牙利總統不要將該法案簽署為法律,並將其提交憲法法院審查。但是總統和法院法官都忠於奧爾班,通常也不會在立法中反對政府。 

Dombos說,另一種選擇是向斯特拉斯堡的ECHR投訴。但是他並不樂觀:“最終決定將需要數年,無論是在匈牙利還是在史特拉斯堡。在那之前,變性人將沒有機會合法地承認其性別,這將使他們面臨歧視,甚至可能遭受暴力。”

反對奧爾本的世界觀

在過去的幾年中,匈牙利的官員對LGBTQ +人民表現出越來越多的同情。國會發言人拉斯洛·科弗(Laszlo Kover)比較了戀童癖對同性戀夫婦的收養情況。不久之後,奧爾本(Orban)的Fidesz議會黨副主席Istvan Boldog呼籲廢除Budapest Pride。親政府的記者索爾特·拜耳甚至自豪地宣布:“是的,我們是同性戀。”

鄧布斯說,在看到官方同性戀恐懼症作為波蘭政府的選舉策略表現良好後,政府發表了這樣的聲明以呼籲選民。在匈牙利,就像在波蘭一樣,LGBTQ +人民不符合政府保守的基督教世界觀。Orban多次強調,在他看來,匈牙利是一個自由國家,即人們無法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的國家。

十年前就職後不久,奧爾本就修改了憲法以適應他的觀點。現在,它寫著:“匈牙利保護婚姻制度,將其作為男人和女人的結合……並將家庭作為國家生存的基礎。”

Orban對於與他的世界觀不符的一切都發了一場爭吵:性別。匈牙利政府拒絕了該領域研究的提議,並禁止將性別研究作為大學課程。

匈牙利政府拒絕批准歐洲委員會針對打擊針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和家庭暴力的2011年《伊斯坦布爾公約》,並在聲明中宣揚“促進破壞性的性別意識形態”:“我們有權捍衛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法律,傳統和國家價值觀,不應受到……違背大多數人口信仰的性別理論的威脅。”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